首页 > 书库 > 《众芳摇落》众芳摇落独喧 直人 众芳摇落同志

众芳摇落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《众芳摇落》由网络作家月光温酒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凌婕妤,玄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“卿儿,皇上下旨选秀了。”慈宁宫中燃了上好的炭,没有丝毫的烟,亦没有寻常木炭燃起时的噼啪声和点点火星,笼的倒是有些许暖洋洋的Chun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11-02 00:07:2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众芳摇落》由网络作家月光温酒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凌婕妤,玄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“卿儿,皇上下旨选秀了。”慈宁宫中燃了上好的炭,没有丝毫的烟,亦没有寻常木炭燃起时的噼啪声和点点火星,笼的倒是有些许暖洋洋的Chun

《众芳摇落》免费试读

“卿儿,皇上下旨选秀了。”慈宁宫中燃了上好的炭,没有丝毫的烟,亦没有寻常木炭燃起时的噼啪声和点点火星,笼的倒是有些许暖洋洋的Chun意,太后一身平常妇人家的打扮,只簪了支碧玉簪,慈眉善目很有些福相。

“回太后,皇上今个刚下的旨意,只选官宦年十八以下之女,不欲惊扰百姓。”玉淑妃一袭淡青色月华裙,腰间系了根带子,更显的盈盈一握,她知太后素来不喜人太过奢华艳丽,每每晋见太后都捡了最素气的扮相。

太后闻言,眉头舒展了许多:“这宫里的确是冷清了点,多些个女儿家多些热闹。再者说了,此次选秀其他规矩不过是走走过场,出身最要紧。皆是为了安抚重臣。”转头对皇后道:“慕凝,你既已是皇后,这宫里不比王府,六宫之事错综复杂,你年岁又轻,凡事多和玉淑妃商量,就从今年的选秀开始着手吧。”

皇后面色稍霁,不安的绞着手中的帕子:“臣妾谨遵太后懿旨。”全然没有察觉到玉淑妃眼角扬起的丝丝笑意。

隔日,太后召暄姸进宫,无奈之下,她只得乔装改扮后任由一顶软轿把她接进宫门,路过花影重台时,远远的瞧见迎Chun花开的正好,一簇簇拥挤着,煞是明艳。

她想起清扬曾在她耳鬓低言:这宫后苑有四处久负盛名的景致:Chun在花影重台品繁花、夏则泛舟芙蓉池、秋卧月影晚照阁听雨声、冬入上苑梅林嗅幽香,待日后带了她来看。话犹在耳边,却已是物是人非,如今的她好似隐在花影重台暗处的花,永远不能显露人前。

静静想着,暄姸命人停轿,悄悄躲在一旁,想要看会子花,谁知远远的走来几个宫装女子在花影重台或坐或站,品茶聊天。与她颇为熟悉的玉淑妃倒眯着眼睛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暄姸忙吩咐宫人抬轿绕开她们向慈宁宫走去,一声声笑语传到轿中,她轻轻撩开轿帘一角,瞧见凌婕妤扯下朵迎Chun花捏在手里,细细揉碎。凌婕妤问道:“淑妃姐姐,这宫里真的要选秀了吗。”

众女子闻言,都神色各异的看着玉淑妃。

玉淑妃温和的笑了起来:“众位妹妹莫急,宫中有旧例,选秀三年一次,再者说了,这宫里也太冷清了点,就像这迎Chun花,开的再好,也终究是一枝独秀,看多了也就厌了,总要争奇斗艳才有滋味嘛。”

映昭容却蹙了蹙眉,不以为意言道:“姐姐,争奇斗艳固然是好,可是皇上的宠爱本就不多,如今再多些年轻貌美的女子来分,恐怕以后多的是宫门冷落的日子了。”

凌婕妤掩口轻笑透出一股子不屑:“呵呵,映姐姐你保养得好,看上去比妹妹我还要年轻些呢,还是能和那些个貌美的女子争上一争的。”话音刚落,映昭容的脸色就变了几变,勉强挤出一抹笑容:“说的是啊,妹妹的年纪是咱们几个王府旧人中最轻的,可这宠爱……这可真应了那句话,人未老恩先绝。”

凌婕妤如何听不出映昭容的讥讽之意,正待发作起来,肩头却搭上一只手,温和的按了下她,凌婕妤回首一瞧,只见媛修仪温和的笑着摇了摇头,要她少生事端。

映昭容见凌婕妤未动声色,不屑的一笑,转头执了团扇去扑一只粉蝶。凌婕妤拉着媛修仪的手坐下,调皮的吐了吐舌头,低声嘟囔道:“姐姐,方才干嘛拉着我,我就看不惯她那样儿,凭那副尊容还想争一争,正腻烦的想找她吵几句呢。”

媛修仪笑着轻轻捏了下凌婕妤的粉脸,怜爱的戳了下她的额头:“妹妹何苦跟她逞这些口舌之争,给自己找不自在呢,其实宫里的女子,年轻也好,貌美也罢,终是挡不过色衰而爱弛。”媛修仪的哀婉一叹。

凌婕妤心下好不自在,轻轻拉住媛修仪的衣带,娇俏的说道:“媛姐姐,都是妹妹不好,惹你伤心了,要不你打我几下出个气吧。”说着竟真的往前凑了凑,一副任打任骂的乖巧模样,逗笑了媛修仪。

媛修仪回首瞧见慧妃不发一言的瞧着远处的红墙,似乎眼前的话与她没有关系,便执了她的手,问道:“慧姐姐,听说此次秀女中亦有你的表妹沈沁莞。”

慧妃温婉一笑,说道:“沁莞已满十六,姨丈要送她入宫待选,其实我倒情愿她落选,好配个良人,强过到这里被宫墙锁住一生百倍。”

“好了好了,都是姐姐不好,惹各位妹妹不高兴了,妹妹们不要伤Chun悲秋了,不过就是新进几个秀女嘛,妹妹们都是王府里的旧人,咱们皇上也不是那样喜新厌旧之人。”玉淑妃一看情形不对,出声安慰众人:“这样吧,姐姐我亲手调制月合香为妹妹们赔罪如何。”

慈宁宫中挂起青纱帐幔,空气中混合着百合香的味道,有几分Chun意融融。太后握着暄姸的手,有些歉疚的说:“丫头,这段日子委屈你了,清雅那住的还习惯吗,缺什么短什么就告诉清雅,让他去办。”

太后对暄姸一直是很好的,当初太后和清雅冒着风险把先帝赐给她的毒酒偷龙转凤,将她救了出去,这份恩情,让她无法拒绝太后任何要求,所以她答应了太后,在自己成亲之前,不再见清扬。

太后挥手让玄霜去殿门口守着,暄姸知道她定有要紧的事情告诉自己,便仔细听着,果不其然,太后叹了口气,说道:“丫头,哀家知道你是个聪明人,哀家想问问你,可愿进宫来呢。”

暄姸不知何时眼中浮起一片雾气,鼻子有些酸涩,她猜了千百回,也没有猜到结局,深深宫墙里的那个人是她心心念念着的,可是深深宫墙却又是她不愿接受的。

她正欲回答,却看见太后的眼中划过一丝凛冽的寒意,她明白了些什么,原来一切本就不是她能选择的,她笑了下,笑中有无尽的凄凉:“太后,暄姸不愿进宫,请太后成全。”太后温和的笑了,笑的那样舒心,这正是太后想要的。

窗外一汪天成碧水,忽地,有几只鸟儿轻轻巧巧的掠过水面,似一阵风袭过般,在水面激起微漾,空气中满是旋舞的雪白柳絮,日头一映,像极了阳Chun白雪。

她正要起身告退,却见玄霜匆忙的跑进来,说道:"太后,皇上来了。"暄姸一怔,紧随着玄霜躲到屏风之后,就看到一个明黄色的身影进了殿,暄姸从缝中看去,那人还是那样清冷的笑容,眼底有些微红,她捂住嘴,连咬痛了嘴唇都不自知,眼角生生浸出了些水气,听到那人笑着命人将果盘放在案上,说这是岭南快马进贡的三月红,味酸带甜,很是爽口,请母后尝尝。

“皇上,你很久都没去皇后那里了,是吗。”太后未待清扬回答就续道:“母后知道你素来不喜皇后,可她毕竟是六宫之主,你不可太过冷落她,这宫里最忌讳的就是专宠,怨气太重。”太后轻轻推开窗:“皇上,你要知道,这宫里最难熬的就是日子,最难看清的是人心。”暄姸听到这话,同样一颤,想来若是她真的一心入宫,太后也会成全,只是今后的日子,恐会难熬许多。

“对了,差点忘了正事。”太后顿了顿,像是下定决心:“今儿早上,雅儿入宫请旨册封雅王妃。”

清扬一怔,笑道:“母后,什么样的女子能让咱们的十三爷心动,儿子倒真的很想见见呢。”

太后只是浅浅一笑,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暄姸的藏身之处,说道:“册封之后他们进宫谢恩,皇上不就得见了吗,何必如此心急呢。”

《众芳摇落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