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临唐》临塘 免费阅读 临唐傲娇受

临唐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骊影原创小说《临唐》,主角是江宁,江府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江府来了个两岁出头的孩子,虽说这件事情的发生并不会让江府多出太多的花销,亦或是花费太多的粮食,但不可避免的,一些个流言飞语便在江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11-12 12:04:34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骊影原创小说《临唐》,主角是江宁,江府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,书中主要讲述 江府来了个两岁出头的孩子,虽说这件事情的发生并不会让江府多出太多的花销,亦或是花费太多的粮食,但不可避免的,一些个流言飞语便在江

《临唐》免费试读

江府来了个两岁出头的孩子,虽说这件事情的发生并不会让江府多出太多的花销,亦或是花费太多的粮食,但不可避免的,一些个流言飞语便在江府中流传开来。

江府中的所有人都知道主家很有钱,但有趣的是,除了江如水身边的亲信,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些钱是从何处而来的。

府中流传最广的传言,莫过于说江如水是某某王公贵戚的私生子一类,又或者是得了丰厚祖产的二世祖。也有一些别的说辞,但总之是万变不离其宗的。

但不论是那一种流言,府中的人们都无法无视主家一掷千金的大方。按道理来讲,便是普通的王孙子弟,这么个花钱的手段,也没有几个可以应付的起的。

谁都不明白主家那如流水一般的银钱是从何处而来的,但府中的下人们在不忘八卦的同时,却也无法忽视进了这江府的好处,毕竟这工钱是江府从未克扣过的。最多只是主家脾气大些,有些难以伺候,但好在主家一年中最多的时候还是待在书房里,院子虽大,庭院虽讲究,但能让他游上一游的,却也只有最深处的那处院子罢了。

说起来,江府最大的秘密似乎就隐藏在那处庭院中。普通人自是进不得的,江如水却是三天两头的往里去,有时一炷香的晨光便回来,有时却要在里面呆上两三天。

那院子看守极严,除了与江家签了死契的下人以外,是没有人能够靠近它。即便是那些定了死契的下人,一旦进去之后便几乎没有再出来的可能,西跨院的大婶可以如数家珍的报上这些人的名号,并清楚的说道起这些人进院子的年头。

听说江府伫立在这里早已超过三百年,院子虽然每年都找人翻新修葺,却也无法掩盖一些角落的破败萧条。这些东西就仿似美人眼角上的鱼尾纹,虽说一旦有了总会让人觉得有些惋惜,可同时却又多了几分沉稳与深邃来。

那处神秘的院子就是江府中这样一出存在,若论起破败旧景,此地自是府中最甚之处。可偏偏那高高院子的围墙上头,每逢Chun天总会长出些碧绿的嫩芽青草一类,与旧色中见些新景,又似年纪上了三十的**蒙了缥缈的面纱,单单露出有些细纹的眼角,偏生美的惊心动魄。

又或者,这些只是院外人的一种错觉,便如同围城一般,另一端总是好的。

但好奇的心思虽在,想要进去那院落中的下人并不多。一是因为那死契的限制,谁也没有必要拿自己的一辈子去满足些许的好奇心;二却是因为那些偶尔“得出樊笼”的人,每每一段时间再得出来之后,身上都会莫名其妙的有些彻骨的变化,这变化却说不上好与不好,只是让人觉得极为疏远,疏远与人,也疏远与世,倒如那隔世的院落一般。

院落并非无名,那每日仅仅戌时初刻开启一次的朱红色大门之上,挂着一个用古朴隶书写成的“清静”二字。听总在前院书房伺候的小厮说,这两个字是源于《道德经》中“清静为天下正”一句,但府中众人只觉得这两个字与那院子极为贴切,《道德经》什么的,他们是不懂的。

他们更加熟悉于在闲时讨论些府中的八卦,比方说为何主家二十多岁的年纪,样貌又好,身家又足,却尚未娶妻;又或者是讨论府上唯一的访客,那位每年三月必来府上住上一段时间的郎君,到底又是怎样的身份。

而如今这个时候,他们更是多了一个话题,那名被主家领回来的小丫头,究竟是主家的什么人。

每次出行,江如水都会一改在自己府邸之中的豪奢之风,轻车简从的只带着一个车夫,其余他物他人皆置之一旁。

那名车夫自然也是清静园中的人物,江府中人是接触不到的,他们也就无法从他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。

但流言这种东西总是大同小异,众人讨论来讨论去,终归离不开“私生女”三个字,再加上主家那句“当做自家小娘子对待”,自然是又佐证了这些人的猜测的。

所以当江宁第一天夜里住进江府的时候,下人们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讨好着这位新主子,又是小婢服侍着焚香沐浴,又是仆妇们忙着为她量身裁衣,总之还没等她们忙和完,舟车劳顿的江宁就已经在浴盆中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这一睡便到了第二日清晨,天光还没大亮的时候,江宁就被人从睡梦中叫醒了。

“小娘子,该起了。”

贴身伺候江宁的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,名字唤作青梅。这还是昨日江如水亲手指派的,只是不知那随手的一指,到底是经过了几番深思熟虑,还是率Xing而为。

但不管怎么说,府上因此嫉妒上青梅的人却不少,毕竟是跟着主子的差事,日后总有些平常人捞不着的好处的。

青梅自己也是极乐意的,她原本的活计是在书房里伺候笔墨,偶尔添添香炉,虽然清闲,但却时常待在主家身边。江如水的脾气的确不怎么让人好受,青梅年纪小面皮又薄,一个月里总得被他骂的哭上四五回。似乎是这常哭的缘故,青梅的眼睛一直有些肿肿的,但落在她清秀的面容上,倒也多了些我见犹怜的味道。

对青梅来说,服侍一个刚刚两岁出头的小孩子当然要比服侍家主好得多,只要心思细些,粗重活又轮不着她来做,多是陪着玩闹、吩咐旁人做事的活计,实则轻松的很。若是再得了这位小主子的青眼,往后的赏赐一类自然是少不了的。

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思,青梅昨日为半睡半醒的江宁沐浴时,手法便极为轻柔。便是今早唤江宁起床,声音也都是极为软腻的。

可是以前,江宁与父亲漫无目的的到处游荡,多是何时睡足了何时起床,即便起来了,她也会窝在父亲的怀里继续打着哈欠,又哪里起的如此早过?

这时正做着父亲给自己买了香甜桂花糖的美梦,忽然被人打断,虽是极温柔的,但江宁一睁眼,见到这镂空雕花的红木床、苏绣牡丹的棉丝被,一时想起了自己身在何处,难免心生出几分空怅怅的失落来。

只是年纪还太小的江宁并不明白这种感情叫做什么,单是鼻子发酸的感觉就让她极为难受的。好在抬眼便见到了一个笑脸,江宁抬手揉了揉鼻子和惺忪的睡眼,也笑了起来。

——

情人节,自然是恭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啦~

《临唐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