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娇妻入水:缘分相随》 Basher 娇妻入水:缘分相随straight(直人文)

娇妻入水:缘分相随

婚恋已完结

《娇妻入水:缘分相随》作者:水中月,婚恋类型小说,主角:白欣,白婳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白欣脸上震惊不已,今天知道c市家族时墨路甜今日订婚,所以白欣跟踪白婳坐着的沈琉璃的车到达这里的而已,白欣还在庆幸今天终于没有舒崇

|更新:2019-12-27 12:05:00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娇妻入水:缘分相随》作者:水中月,婚恋类型小说,主角:白欣,白婳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白欣脸上震惊不已,今天知道c市家族时墨路甜今日订婚,所以白欣跟踪白婳坐着的沈琉璃的车到达这里的而已,白欣还在庆幸今天终于没有舒崇

《娇妻入水:缘分相随》免费试读

白欣脸上震惊不已,今天知道c市家族时墨路甜今日订婚,所以白欣跟踪白婳坐着的沈琉璃的车到达这里的而已,白欣还在庆幸今天终于没有舒崇昊在了。

却没想到白婳来这里不是玩,而是已经和舒崇昊分手了,这倒是白欣没有想到的事情。

白婳看到白欣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,还没有来得及捕捉,便不见了踪影。

“你觉得这样就能补偿我爸爸离开的痛了吗?你觉得这样对我们对你的二十年的抚养就是报答了吗?我和我妈妈现在过着什么日子,我们的房子也抵押了,我们住在租的房子里,现在还被法院控制着,那里也不能去!你觉得你把我们害的还不够惨吗?”白欣马上换上那副苦大仇深的样子,她知道现在父亲的死,成了白婳最难以接受的罪过,那就用这个来狠狠的打击白婳。

白欣不得不承认,听见白婳已经和舒崇昊分手的事情的时候,白欣是开心的,甚至是激动的,是快哉,现在自己继续补刀,看见白婳越痛苦,她就越开心!

“我知道我不能,我知道,但是我也没有办法,我现在没有任何能力对你们做出什么补偿,我和崇昊分手了,也没有和厉霄相认,这样的结局你还满意吗?”白婳忍无可忍,明明知道那是她最忏悔却又最无助的事情,却还是一次又一次的提起,一次又一次的往她的伤口上撒盐,对,这就是白欣,这就是白欣常用的手段。

“我满意吗?我一点都不满意,这是你应得的不是吗?全世界的好运气全部给你才是不应该的,但是你说的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,难道是我造成的吗?但是我不一样,我现在的生活就是被你毁掉的,你还告诉我舒谦去哪里你不知道,为什么那天是和舒崇昊一起走的,白婳,你不要再假惺惺的装可怜了,你邪恶的内心我看的清清楚楚。”白欣又往白婳的方向走着。

“全世界的好运气?我有过吗?你见过那个好运气的人,从小就没见过父母的,你见过那个好运气的人,是寄住在别人家,有时候一整天没有吃饭,都无人问津的,你见过那个好运气的人,一直都是自己打工赚钱上学的?

你的生活,是我毁掉的吗?就算舅舅的公司是因为我的关系而破产的,但是却不是我的授意,我也只是比你早知道几天而已。

白欣你比我小几个月?你现在还依附在舅舅舅***羽翼之下,现在的你应该能够自食其力,所以说你的生活就是你自己没有努力造成的,谁也怪不了。”

通过这二十多年多白欣的了解,白欣和陈月一样,总是觉得自己有理由,而且得理不饶人,总能把黑的说成白的,所以一味的忍让只会让她得寸进尺。

“你……你果然是这种人,在别人面前装的楚楚可怜,现在露出你的真面目了吧!”白欣没有想到白婳会那样反驳她。

“什么是真面目?什么又是假面具?我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,你也不要总是拿你的标尺来衡量别人,我自己的心我清楚的很,对你我觉得这么多年我已经做到一味忍让了,但现在你还是这样喋喋不休,咄咄逼人,白欣够了好吗?如果你那么讨厌我,我们现在完全可以当作不认识,还是说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,你直说,像现在这样三天两头的跑到我面前,胡乱指责一顿的事情还是少发生好吗?”

白婳已经无法忍受白欣的无理取闹,双手紧紧的抓着手提包。

“够了?这样你就受不了了?我还真是喜欢看你可怜的样子,这样会让我开心,会让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多有趣的事情的,不然多没有意思啊,你说是不是!”白欣突然邪魅一笑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怎么了?”

“你刚刚不是问我,舒谦走的事情,我没跟你说实话吗?想不想听。”白婳转念一想,既然甩不掉你,就打败你。

白婳看见白欣马上收起来表情,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自己。

“那天舒谦过来找我了,除了来向我告别以外,还有一件事情,就是特别嘱咐我,这件事情一定一定不能告诉你,就算你知道了,也不能告诉你他去的是哪里!

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向你撒谎了吗?你知道你在舒谦的心里是个什么样的形象地位了吗?现在你知道你这样纠缠别人,会让人有多大的压力了吗?你知道……啊……”

白婳还没有说完,恼羞成怒的白欣,打了白婳一巴掌。

因为没有想到,所以白婳完全没有防备,生生的被白欣的力量甩出去,跌坐在地上。

一直在车里的沈琉璃关注着白婳和白欣,看见白欣的举动后,马上下车。

白欣打完白婳,觉得还是没有消气,准备拉起白婳的时候,被身后来的沈琉璃拉住了手。

“你是谁,放开!”白欣已经看不清,只是被恼怒冲昏了头脑。

“撒泼撒够了没?本来还念及你是白婳的妹妹,一直没有说你,你现在自己都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,自己什么本事都没有,跑这里来找软柿子捏吗?你以为这世界上谁都会像白婳那样谦让着你吗?你还敢打人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在耍狠方面,沈琉璃确实是炉火纯青的,当然今天是沈琉璃,如果是路甜,估计不会上来先说话了。

“放开,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,外人不要插手,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。”白欣挣扎着。

“千万别跟我客气。”沈琉璃一直抓着白欣的手腕不放。

舒崇昊和厉淳看着沈琉璃的车开进小区,两人默契的将车停在了路边。

刚好可以看见沈琉璃房间的灯。

可是一晃二十分钟过去了,还不见沈琉璃家里的灯亮起来。

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

舒崇昊给白婳打电话一直没有人接,便下车到厉淳的车前敲敲车窗。

“你给沈琉璃打电话,为什么他们还没有回去,白婳的电话没人接。”

厉淳也正着急,听到舒崇昊说的,马上拨了沈琉璃的号。

依旧是没人接。

厉淳马上下车和舒崇昊一起向停车场走去。

白婳的手机在手包里,被白欣打了后,包包也甩了出去,沈琉璃正好下车,手机在车里,自然没功夫接电话。

舒崇昊和厉淳到停车场后,很容易就找到了她们,诺大的停车场,只有那一处吵吵嚷嚷。

舒崇昊和厉淳快步走过去,便看见白婳头发有些凌乱的跌坐在地上,沈琉璃抓着挣扎的白欣,与之纠缠。

“我告诉你,你今天算是栽到我手里了,我早就看不惯你了,你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要让你摆布,谁告诉你的,有两个臭钱,就整天阴阳怪气的,现在成这幅样子还来这里指指点点,还学会了动手,你以为我怕你吗?”沈琉璃便与白欣纠缠,便骂骂咧咧。

因为沈琉璃完全处于上风,所以一边力量上的较劲,一边是语言上的攻击,而白欣就单是力量上就已经无力反抗。

舒崇昊看到这幅情景,神色马上冷了下来,快步跑到白婳前,扶起白婳。

“崇昊?”白婳难以置信的看着舒崇昊。

厉淳也走到沈琉璃和白欣前,一招便制服了白欣。

“我来晚了。”舒崇昊看见白婳另一边肿起的脸心疼的说。

“怎么你还在这里,看来给你们白家的惩罚还不够,你还能这样像疯狗一样的咬人。”厉淳一看是白欣,便知道怎么回事了。

“是你,就是你,就是你害我们家破产的,就是你害死我爸爸的,你们这些坏人。”白欣看见厉淳,虽然没见过,但是报纸杂志上确实经常见的,尤其在知道是他们让白氏企业破产的时候,这张脸就已经被白欣深深的刻在了脑子里。

“既然你知道,我也就不用再多说了,以后还是少让我看见你,否则下一个被毁掉的人是谁,我自己都不知道。”厉淳最擅长的就是这种不知不觉的让人害怕。

“你们现在是仗着你们人多,我告诉你们,这是我和白婳的事情,是我们白家的事情。我们之间的事情终究是要解决的,你们现在这样,我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白欣现在必须让这个厉淳放开自己。

“既然你知道我,那你应该知道我是白婳的哥哥吧!舒崇昊是白婳的丈夫,没关系我们都是可以代替解决的,来现在让我听听你想说什么。”厉淳依旧将白欣反剪的抓着。

“呵,终究你们也是逃不掉的,你无缘无故对付我们白氏企业,害我爸爸自杀,你早晚会遭报应的,还有你舒崇昊,你抢走白婳,害得舒谦一直颓废,现在倒好,你又装好人把舒谦带走,我告诉你们我不会饶了你们的。”白欣面朝地下,所以说起话来,喘气非常吃力。

“你数落人倒是一套一套的,怎么现在所有的错都是我们造成的了,罪有应得这个词先放在自己的身上反省一下,我也是看在你和白婳一起长大的份上,现在跟你说这么多,你也别再废话了,跟白婳道个歉,以后井水不犯河水,这次就饶了你。”

《娇妻入水:缘分相随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