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怪物酒馆》怪物被杀就会 cp 怪物酒馆罗御

怪物酒馆

灵异连载中

《怪物酒馆》为不酸的柠檬怪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李常洛颤抖着摸出一包烟,抽出一根儿,半天才点上。 烟没有烟味儿,但他感觉一下舒服多了。 他本能的想给周围的人散烟,但是想了想还是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6-06 12:03:4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怪物酒馆》为不酸的柠檬怪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李常洛颤抖着摸出一包烟,抽出一根儿,半天才点上。 烟没有烟味儿,但他感觉一下舒服多了。 他本能的想给周围的人散烟,但是想了想还是

《怪物酒馆》免费试读

李常洛颤抖着摸出一包烟,抽出一根儿,半天才点上。

烟没有烟味儿,但他感觉一下舒服多了。

他本能的想给周围的人散烟,但是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因为他不知道对面那玩意儿,抽不抽烟?

这是个古墓的耳室,很简陋,除了几口安安静静躺在地上的破木头棺材,还有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“萝卜”。

至少李常洛是这么认为的。

长长的。

白白的。

有手有脚。

就和地里刨出来的人形萝卜一样。

只是它穿着背心和短裤,大腹便便的。

不过与萝卜不同的是,这是个活物,比李常洛足足高出半个头,且长着丑陋鬼脸的活物。

周围寂静,漆黑。

除了李常洛嘴里忽明忽暗的火星子和手里的强光手电。

在电筒的灯光下,“萝卜”的脸越来越扭曲,狰狞。

但一人一“萝卜”,谁也不动,僵持了半天。

眼神复杂,就这么互相望着。

望着……

望着望着,李常洛忽然在“萝卜”面前凶猛的跳来跳去,像只兔子。

他是真的把面前这丑陋的怪家伙当“萝卜”了。

这阴森的古墓里,如果有弹幕的话,大概会是这样:

这气氛,隔着屏幕都能听到大悲咒。

小伙子在挨打的边缘,疯狂的试探。

好可爱的“萝卜”,炖排骨汤,排骨黑了,萝卜跑了怎么办,在线等,急……

这货面目可憎,“萝卜”君什么时候干翻他?

麻蛋,快打啊,都蹲了一个多小时了,老子屎都拉到半截了,进度条撑不住了啊喂。

……

沉默是最残忍的武器。

一个残忍的萝卜和一个残忍学兔子跳的人,继续对视着。

“那个,萝卜兄,咱们都耗了半天了。”李常洛残忍不下去了,也有可能是跳累了,他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乖,快到袋子里来。”

说完,他虎躯一震,笑嘻嘻的从裤裆里掏出一大麻袋来,把袋口对着“萝卜”。

“记好咯,本大爷学名押不芦,诨名尸参,来自阿拉伯,似人形,有剧毒,生长于阴暗腐臭的古墓中,靠吸食腐尸为生,别特么一口一个萝卜的叫,老子不要面子的么?”

说完,尸参怪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小声的问:“兔子吃白萝卜?”

“兔子不吃白萝卜,但是兔子咬人……人参。”

李常洛说完,没等尸参怪反应过来。

潇洒的将烟头向后一扔,目光如炬,大吼一声:“一哭搜。”

就冲向了尸参怪。

李常洛的腰间别着一把小水果刀,他自信,骄傲,因为这是他装逼的资本。

不过,就在拔刀的瞬间,李常洛懵逼了。

刀呢?

他放慢了脚步,细细回想。

李常洛本来是和黑娃一起下来的。

但是黑娃肚子疼,拉稀去了,老半天没回来。

李常洛知道,这孙子肯定又躲哪旮旯在玩装备回收,一秒到账的游戏去了。

要命的是,黑娃怕黑,带走了李常洛的水果刀防身。

……

跑着跑着。

李常洛停下了脚步,又一脸人畜无害的和尸参说:“要不,咱在对视一会儿,小萝卜长得挺得劲儿啊。”

说完,他抛给同样懵逼的尸参一个撩人的媚眼:“完美。”

尸参不是傻子,但它怀疑对方是个傻子。

它二话不说,抡起那树藤般的触须,裹着李常洛就是一顿社会的毒打。

李常洛被打得尖叫声不断,声音从绝望,痛苦,到痛并快乐,再到欲拒还迎……

这一和谐的画面,让苦大仇深,忙于抽打他的尸参,有些怀疑人生了,甚至感到一丝丝羞涩。

我是谁?

我在哪?

我特么在干啥?

慢慢的,慢慢的,它竟然停住了动作。

鼻青脸肿的李常洛,抓住机会,一把揪着尸参怪的根须,用力一扯,活生生掰断了一根。

疼得尸参怪,嗷嗷叫。

这也让尸参怪回过神来,那双长满细细根须的人手,也去薅李常洛的头发。

李常洛也不甘示弱,踮着脚也想去薅尸参怪头上那几根类似头发的绿叶子,但够不着。

只得胡乱抓着尸参怪脸上,能抓到的根须。

四只手拨着两颗脑袋,李常洛进三步,尸参怪就退三步,李常洛退三步,尸参怪就进三步,互不相让。

在电筒光下,古墓的墙上映出两个“泼妇”拳打脚踢,互相撕扯在一起的影子。

地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根须,和头发。

一人一萝卜,扯累了,心照不宣的放开对方,都瘫坐在了地上,大口喘气。

李常洛心里把黑娃的祖宗骂了不知道几遍。

老子在这里拼命和萝卜斗智斗勇,你妹的躲着打游戏?

累死老子了。

尸参怪也不想和李常洛鏖战了,它知道面前这对手,不是寻常人。

对付不寻常的人,就要用不寻常的招儿。

尸参怪的身体不住的冒着血水,刹那间,它身上,肚子上,根须上,慢慢的长出了一张张大大小小的脸来。

这些长出来的脸,有的像在微笑,有的像在尖叫,有的恐惧,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是一张张死人的脸,毫无生气。

每一张脸,都死死的盯着李常洛,贪婪的舔着舌头。

李常洛吓得连忙后退,暗叫不好,这萝卜要放大招了。

“萝卜兄,不,尸参兄,忙活了半天,您还没吃晚饭吧,要不点个外卖,吃完再打?”李常洛笑嘻嘻的拿起手机,准备打电话给黑娃。

啪!!!

手机被尸参怪一下打飞了,它不会再上这滑头的当了。

李常洛一向做事干净利落,毫不拖泥带水,包括下跪求饶。

他扑通一声,跪倒在地上,保持着最后的尊严,梗着脖子,怒声道:“饶命啊,尸参大爷!”

然而,就在这时,一把刀朝着李常洛飞来。

李常洛跳了起来,稳稳的接住了。

尸参见此情形,知道对方有帮手,必须得速战速决,它没给李常洛太多的时间调整,举着全是嘴脸的手,朝李常洛攻去。

它甚至在盘算着,先咬这家伙的手,还是嘴,因为他的嘴太多话了。

李常洛并没有想用手中的小水果刀反击,他把刀插回了塑料刀鞘里。

坐以待毙了?

然而,就在尸参准备抱着李常洛,给他一个爱的拥抱时,李常洛脸上露出鬼魅一笑,轻轻的将水果刀对着尸参怪。

一根头发丝细长的针,从水果刀里飞出,急速的穿透了尸参怪的心脏位置。

一切来的太快,尸参怪还没反应过来,身体就像泄气的气球一样瘫了,只是从它身体里漏出来的是一团团带着恶臭的黑色气体。

尸气。

尸参怪躺在地上,浑身抽搐,它的身体也比原来小了一圈儿,半天它才流出了一行绝望的泪水,这***不按套路出牌啊。

李常洛捂着嘴,得意的揪着它头上的绿叶,将它提了起来。

尸参怪:“我还有句MMP的话想说。”

李常洛期待的眼神望着它:“你问?”

尸参意味深长的盯着李常洛的手,叹了口气:“关掉你的PP音乐,特么的大悲咒不吉利啊。”

李常洛以为它要问,说好的短兵相接,你***怎么用暗器了?

他甚至想好了装逼的措辞,我李常洛一生行事,何须向他人解释。

没想到不识趣的尸参不给他装逼的机会,他觉得很羞耻,他默默的将手机的音乐调到最大声。

你可以辱我卑鄙,但绝不能辱我品位。

李常洛快刀斩乱麻,分分钟将尸参砍瓜切菜般剁成几大块,利索的装入麻袋。

开心得就像一个勤快且贪财的地主,从佃农手里利索的夺过租金一样。

这时,一个长得魁梧的黑胖子,才从古墓的一侧提着裤子走进来,他很黑,黑的李常洛不打电筒,只能看到他雪白的牙齿和眼珠子。

“李,没想到你衣冠禽兽,也会干出这么不要逼脸的事。”

“那是衣冠楚楚,拜托你。”面对这个外邦的黑人,李常洛很无奈,连舌头都捋不直,还偏偏喜欢附庸风雅,乱用成语。

黑娃拾起地上被李常洛薅落的尸参根须,问道:“这是人参?”

李常洛点点头。

黑娃艰难的挤出一句诗:“人形品绝贵,闻说可长生。”

李常洛不禁感叹,这是个硬核吃货啊,面对食物,一个外邦吃货逼得念会了古诗。

黑娃拿起一根,微微闭上眼睛,咬上一口,纵享丝滑。

卒。

这尼玛也能吃得下去?

只要好吃,都是零卡路?

李常洛很震惊的看着黑娃。

黑娃口吐白沫,身体在一阵抽搐后,变成了一只仓鼠,一个和人大小的肥仓鼠。

然后一动不动了。

李常洛踢了踢地上的胖仓鼠,毫无反应。

他默默的将手中的麻袋打开,准备将黑娃也一起装进去。

心里估摸着,这要是带回去,能换酒不?

谁料想,一动不动的胖仓鼠,一下子从地上灵活的弹跳了起来,小短手抹掉嘴边的白沫,清脆的说道:“嘿,我好了。”

李常洛尴尬的笑笑,将麻袋扛在肩上,说:“走吧,耽搁了太多时间了,不快点回去,就来不及了。”

他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臂,长叹了一口气。

还好,还在。

黑娃突然想到什么,问李常洛:“刚刚打盗洞那胖子怎么办?”

李常洛这才想起来,刚刚俩人从盗洞跳下来的时候,坐晕个胖胖的盗墓贼。

他自称叫王胖子,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讲。

不过被后来跳下来的黑娃一屁股,真真切切的给坐晕了过去。

怎么特么盗墓贼都叫王胖子?

王胖子就没有个正经职业么?

俩人对视一眼,心照不宣的就去翻他的包。

他们居然在破布包里找到了38式折叠铲,洛阳铲,罗盘,竟然还有糯米,黑驴蹄……

黑娃趁着李常洛不注意,摸走了王胖子的黑驴蹄和糯米。

李常洛不是瞎子,一下捉了个现行,面露鄙夷之色问黑娃:“这合适么?”

黑娃摇摇头,嘿嘿笑。

于是,

《怪物酒馆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