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不记归》九鼎记归元宗 别扭受 不记归健气受

不记归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不记归》是虞幕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孟诚毅,徐瑾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这一夜,有人欢喜有人悲,都各自怀着自己的心思。 眼看着就要冬季了,一到了夜晚还是很冷的,更深露重,行人渐渐的少了,徐瑾年由于穿的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7-27 00:05:43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不记归》是虞幕荞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孟诚毅,徐瑾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这一夜,有人欢喜有人悲,都各自怀着自己的心思。 眼看着就要冬季了,一到了夜晚还是很冷的,更深露重,行人渐渐的少了,徐瑾年由于穿的

《不记归》免费试读

这一夜,有人欢喜有人悲,都各自怀着自己的心思。

眼看着就要冬季了,一到了夜晚还是很冷的,更深露重,行人渐渐的少了,徐瑾年由于穿的稀少,不觉间觉得凉意袭来。

可是徐瑾年看着孟诚毅兴致高涨的现在城门楼上,不太忍心提出早些回去的建议。

孟诚毅倒是没有什么感觉,或许是常年练武,身体强健,不会感觉到寒意。

徐瑾年因为入夜天冷,冷不丁的就打了一个喷嚏。

孟诚毅这才听到了徐瑾年的喷嚏声。孟诚毅这才意识到了自己没注意到徐瑾年穿的有些单薄。

孟诚毅随即将外衣解下,披在了徐瑾年的身上。

“看来我们要早些回去了,我疏忽了,最近将要入冬,一入夜就有些冷了。”孟诚毅看了看徐瑾年,自责的说着。

“这里的夜景确实好看,可惜我却不能陪你继续看了。”徐瑾年感觉到了身上被人披了一件衣服。

“等回到京城,我可以天天带你去看,京城的夜景也很好看的。”孟诚毅怕徐瑾年懊恼,自己辩解着。

“可是镇江府今日赶上了花灯节,到处张灯结彩,星光闪闪,映着各处房屋也大放异彩。”徐瑾年将自己的感受说了出来。

虽然镇江府不比京城,但也是繁华的,赶上了花灯节,人头攒动,小贩叫卖,当然热闹。

“景色再美,也不及你半分颜色,你才是我心中最美的景色,还看这夜景作甚。”孟诚毅为了消解徐瑾年的内疚,如是所说。

其实孟诚毅在此看景色,也是为了和徐瑾年一起来看的,在孟诚毅心中,还是徐瑾年更加美丽动人,夜景再美,也没有他徐瑾年的半分。

“你越来越油嘴滑舌了。”徐瑾年佯装怒气的说着。

“油嘴滑舌,也只对你一人而已。”孟诚毅痞气不害臊的说着。

“你也不害臊。”徐瑾年悄声的说着,但也不反对,孟诚毅对自己的夸赞。

“对你我不怕什么别人的眼光。”孟诚毅倒是正经的说着。

“哎呀,不和你说了。”徐瑾年面对着孟诚毅突然的情话连连,脸庞有些微微发烫。

“那我们可以回去了吗?”孟诚毅看着徐瑾年冻得发抖,自然不忍心徐瑾年在外面继续冻着。

“这个,我......”徐瑾年还没说完,就被孟诚毅直接拦腰抱起来了。

“哎呀,你,怎么能这样,快放我下来。”徐瑾年被孟诚毅突然的抱起,没有防备,惊呼了一声。

“你在不走,明天你若是患了风寒,我可是难辞其咎。”孟诚毅自然顾不上徐瑾年的言语,自顾自的说着。

“你快放我下来,我一个人会走。”徐瑾年此时才是有些难以见人,被那么多人发现了可怎么办。

“既然认定了,我才不会松手,你还是老老实实的随我回去吧!”徐瑾年虽然来回的乱动,可孟诚毅当然不觉得是个问题。

“你!......”徐瑾年瞬间羞的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“走了,我们回去吧!”孟诚毅抱着徐瑾年下了城门楼,路上行人都在注目。

“真是孟浪,一介女子怎可如此不知分寸。”一位年龄比较大的老妇说着。

“这是潮流,你不懂了吧,这可是我们年轻人的方式。”一位在老妇跟前的年轻小伙子对着那个老妇说着。

“我不懂,你懂行了吧,小孩子家家的不知道休息休息影响。”老妇嘴上还是不依不饶。

“老人家,你这人怎么这样子。”年轻小伙子念着老妇年龄大了,并没有过多的计较,但心中还是不快,平白无故被人说教,任谁也受不了。

“我怎么了,啊,你说说。”老妇当然不肯认输。

年轻小伙子被怼的无话可说,只得闭了嘴。

“这样不好,你快放我下来!”徐瑾年面对着这样多的目光,更加的害羞了,小声的对着孟诚毅说着。

“我这是光明正大的在追求你,管其他的人说什么。”孟诚毅觉得自己要是连这点魄力都没有,以后还怎么带兵。

“你。”徐瑾年话未说完,就被孟诚毅抱到了马上,突如其来的让徐瑾年惊吓。

“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。”孟诚毅将徐瑾年抱上马后,就坠蹬上马,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徐瑾年。

“嗯。”徐瑾年嗯了一声心中却在想着,只要不是被孟诚毅抱着,骑着马倒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孟诚毅慢慢的架着马,二人骑马在街市上慢慢走着,一是因为人多,怕撞到人。

二是因为孟诚毅想多多与徐瑾年有些这样独处的时光。

徐瑾年当然是更加的不好意思了,没想到孟诚毅竟然走的如此慢,让人看到真的不好。

“你再这样,我就不理你了。”徐瑾年只得语气强硬点,只希望孟诚毅快些驾马回去。

“可是,你看人如此多,撞着人可就不好了。”孟诚毅无奈的说着。

其实孟诚毅就是故意这样骑马走在这街市上,不为什么,他孟诚毅要让旁人知道徐瑾年是他的人,不能觊觎。

“那我要下马,我一个人走回去。”徐瑾年看着街市上的人确实很多,确实不能纵马疾行。

可是徐瑾年看着那么多来来往往的人,终归还是觉得不太好,徐瑾年怕被别人指指点点。

“你下马一人走,我就更不放心了。”孟诚毅对着徐瑾年说着。

“那你要我怎么办?”徐瑾年干脆也就破罐子破摔,也顾不上什么人群嘈杂,大声的对着孟诚毅说着。

“你等着,我们马上就到了。”孟诚毅看着此时也过了花灯会的街市,远离了闹事,只有一些零星的人在走向花灯会的摆摊的小贩的街市上去。

孟诚毅就直接一夹马肚子,狠狠的打了马一下,直接就奔府衙而去。

一路狂奔,自然也就用不了多少时间,他们二人就到了府衙。

“好了,我们到了。”孟诚毅一转身就下了马,对徐瑾年说着。

“你怎么突然提速,让我都没得准备。”徐瑾年这一晚上红着脸就没有消下去过,此时脸还是红彤彤的。

“实在是我过错,我的大小姐,请你多多包涵才是啊。”孟诚毅将手伸到徐瑾年跟前,笑着说着。

“我可不敢。小女子怎能让钦差大人难堪不是?”徐瑾年牵了孟诚毅的手,下了马。

徐瑾年也就是害羞,也没有过多的生气,就顺坡下驴。

很快,他们一行人就回到了京师。

第二日朝堂之上。

“没想到,镇江府的水竟然这般深。”皇帝宋翊听了孟诚毅的叙述,才知晓镇江府的事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贪污案。

皇帝宋翊更为看中孟诚毅了,若不是孟诚毅仔细查案,怕是就会误判了一桩案子。

“此案干系重大,臣不敢欺瞒陛下。”孟诚毅向皇帝宋翊禀报着。

“你能如此这般做事,朕很放心。”皇帝宋翊对于有才之人,从来不会让有才之人流失。

“还是陛下用人得当,不然臣怎能有如此机会一展身手。”孟诚毅急忙跪下拍了皇帝一通马屁。

“好,好,好。”皇帝宋翊连说了三个好,众臣都看出了皇帝宋翊对孟诚毅的看重,皇帝宋翊一向严肃,很少如现在这样夸赞别人。

“陛下,这次总算是能够用这批官银赈灾了。”户部尚书如是说着。

“嗯,确实如此,灾民可等不得了。”皇帝宋翊说着,遂即命了一员武官前去护送银两前去赈灾。

“吾皇英明!”一众大臣都在赞同着皇帝的英明决策。

“退朝。”太监喊了退朝,众臣又是平常那般。

“恭送吾皇,吾皇万岁万岁,万万岁。”在众臣声音宏大下,结束了这一日的早朝。

而宥王宋靖自然看不惯孟诚毅被皇帝赏识重用,可是他也是毫无办法。

本来只要将余正昭被人杀害的事情说出,肯定能让孟诚毅焦头烂额。

皇帝肯定会问问孟诚毅关于余正昭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。

可是宥王宋靖却早早的告诉皇帝不必深究余正昭的事情,只要贪污案查实,无须管那么多。

只是宥王宋靖怕孟诚毅查出来余正昭与自己牵连,而有所顾忌。否则宥王宋靖定不会让孟诚毅做大。

沈婕这些日子里依然是没有消停,眼看着小皇子百日宴将至,她还是无计可施。

沈婕心中自然着急,小皇子被看的那么严,想要靠近都很难,何谈杀害小皇子。

沈婕当然不能亲自出面,还要多多的谋划该怎么将小皇子杀害后,还像是正常意外身亡,自然就有些难了。

沈婕最近还面对着宥王宋靖派人来催,自然这些日子里,也是火气太大。

沈婕平日里就好发火,脾气太大,日日被宥王宋靖催,她沈婕也着急,这样来回受气。

沈婕火气太大,无处宣泄,这日里沈婕刚发了火,就出去了。

结果沈婕吹了点入冬的寒风,就突然的中风,一下子沈婕就只能修养,沈婕虽然心中气恼着,但也无计可施了。

《不记归》 免费阅读章节

《不记归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