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秦画眉》秦画眉书包 直人 秦画眉虐文

秦画眉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寻找失落的爱情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《秦画眉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少出,莫占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婉儿进去一会儿就拿了几张草纸出来,笑嘻嘻的递给了

|更新:2021-02-04 10:02:22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寻找失落的爱情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《秦画眉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少出,莫占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婉儿进去一会儿就拿了几张草纸出来,笑嘻嘻的递给了

《秦画眉》免费试读

婉儿进去一会儿就拿了几张草纸出来,笑嘻嘻的递给了小栓子。

婆婆跟着出来站在门口喊道:“婉儿,拿一张纸就成了,这么多张岂不浪费的很?”

婉儿应了一声,又将剩下的草纸递了回去,婆婆这才拿着草纸满意的进屋去了。

画眉眼尖的发现婆婆手中拿了一块布,另一手上有细细的绣花针,看来是在做什么针线活。

听到婆婆的话画眉心里一阵嘀咕,真够吝啬的,连草纸也不给多拿一张。

画眉看了眼正在擤鼻涕的小栓子一眼,发现他手中的草纸稍微有些粗糙,和现代的面巾纸差了十万八千里。就连普通的卫生纸也有所不如。

画眉安慰自己,行啦,有这就算不错的啦,总比没有的强。

两个孩子嘻嘻哈哈的在一边玩耍,画眉听着孩子的童言童语不由得面露微笑。

院子扫完之后,画眉寻来铁锹模样的东西,将扫出的一小堆垃圾装好,习惯性的想说“哪儿有垃圾袋”,幸好及时刹住了车。

正在为难之际,月荷出了门看见画眉端着垃圾傻愣愣的站在那里发呆,笑道:“大嫂,你怎么不倒在旁边的桶里?”

画眉“哦”了一声,将垃圾倒入那个原本不知什么用途的大木桶中。

这就是最原始的垃圾箱了,嗯,还算不错。原以为古人都是随手乱倒垃圾的呢,看来还算环保。

月荷走过来,揉捏着自己的手指,叹道:“娘让我学着绣个手绢儿,可我的手实在笨的很,绣了半天才绣了一片小花瓣。大嫂,你的绣工向来甚好,要不,你来教教我吧!”

画眉只觉一阵冷汗从后背冒出,说话声音自己听来都心虚的很:“呃,月荷,我待会儿要去井边打水,实在没有空教你绣花。改日我有空再教你如何?”

上帝啊,她哪里会绣个什么鬼花啊,最多就会缝个扣子什么的。这个画眉居然还擅长绣活,真不知道以后她该怎么圆这个谎。

以后的事暂时就不去管它了,还是先把眼前的这一小关度过再说。

月荷不疑有它,笑着说道:“好的,等你身体好些了月荷再来向你请教好了。”

画眉拍拍胸口,觉得这样的日子过长了她的心脏会经受严峻的考验。可千万别被吓出心脏病才好。

接下来自然要到井边去打水。

画眉左望右望也没看见能打水的木桶之内的东西,估计这东西应该在厨房里才对。

画眉到了厨房里,在水缸旁边找到了两个大木桶。

瞧那桶的份量,画眉惊讶的长大了嘴巴。

天哪,不会是让她拎着这么大的木桶去打水吧!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拎的动这么大桶的水嘛!

月荷跟着走进厨房里,看来今日甚是无聊想和自己的嫂子攀谈:“大嫂,你是要到村头的井边打水吧!”

画眉灵机一动,这话听起来月荷肯定是知道水井在什么地方才对。倒不如……

画眉和蔼的说道:“月荷,你在家里学绣花太辛苦了,要不,你和我一起去村头井边打水吧!顺便出去散散心,等回来之后再绣手绢好了。”

月荷很是心动,十二三岁的少女整体待在家里哪能待的住,一听出去转一圈立刻行动起来:“可是,我怕我娘知道了会责备我……”

画眉微微一皱眉:“怎么了,娘难道连家门也不许你出去么?”

是曾听说过有些朝代对女子的要求极其苛刻,平时轻易不允许女子出家门一步。难道她现在身处的就是这样一个朝代?

月荷犹豫道:“这倒也不是,只不过吩咐过我尽量少出家门。”

那就好,还以为女子都被关在家里不准出去呢!少出家门的意思是还是可以出家门的。

画眉怂恿道:“月荷,娘又不是规定你不能出去,只不过少出家门。偶尔出去一次应该没关系的,走吧,和我一起去。”

快点答应吧,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到哪儿去找这个该死的井啊!

月荷终于点了点头。

画眉高兴的拎着两个桶就准备走。

月荷扑哧一声笑了起来,还不忘用手捂住嘴:“大嫂,你就这么拎着桶去打水啊!那边不是有扁担么?”

画眉一顿,然后讪笑着把立在墙边的长长的扁担拿了过来。

怪不得木桶两边都绑了绳子垂在桶边呢,原来是用扁担挑着的。用这扁担将木桶朝身上这么一挑,似乎轻松了许多。

前一个后一个,挑着还怪有趣的。

刚到了小院子里,婉儿和那个小栓子的男孩就都嚷着要一起到村头的井边去。

画眉笑着应了,人多也热闹些。

画眉的肩头还在隐隐作痛,挑着扁担的地方更是火辣辣的,这时还是空桶,真不知道若是盛满了水后该怎么挑回来。诶!

有了月荷在前面带路,画眉总算是放了一桩心事。

为了转移一下注意力好不去想肩头很痛的事情,画眉四下打量了起来。

看来这是个不大的小村庄,村头村尾不会超过五十户人家。房子格局都和柳家差不多,没见到哪家房子特别大特别好看的。

一条弯弯曲曲的土路走时还会扬起灰尘,画眉看了眼自己的鞋子——那是双绣了花的布鞋,此时已经蒙了些许灰尘。

诶!画眉不自觉的叹了口气。

这路也太差了点吧!不期望柏油马路水泥路什么的,有个石子路也是好的啊!这种土路晴天到处灰尘,阴天就*****真让人无法适应。

走了一会儿后,终于到了水井边。

水井边此时还有一个妇人在那打水,见了画眉和月荷笑道:“婉儿她娘,几日不见你了,这一阵子怎么没见你来挑水啊?”

画眉含糊的说道:“这几日身体不大舒服,在家休息。所以没能来挑水。”

打量一下那个说话的妇人,年龄大概在二十五岁左右,穿着打扮和自己身上类似,颇有几分姿色。

一个村子里的,自然熟悉柳家的情形,那妇人立即就猜出了是怎么回事:“该不是柳书怀那混账小子又动手打你了吧!”

画眉不出声,月荷在旁边倒是有些羞愧:“表嫂,我大哥前些日子在镇子上赌钱堵输了,回来之后心情不好就……”

就打自己出气!画眉轻而易举的猜出了接下来的话。

不过,这个妇人似乎和柳家有什么亲戚关系吧!不然,怎么会用如此语气和月荷说话呢!

画眉一边听那妇人和月荷闲聊一边暗自揣测这妇人的身份。

好在画眉本身就是个不爱说话到哪儿都低着头的女子,所以那妇人对画眉安安静静待在一边的行为没有任何怀疑,和月荷亲热的聊起了家里的琐事。

画眉终于听出了这个妇人的身份,原来这位妇人的确和柳家是亲戚关系,她的相公和画眉的相公是表兄弟。难怪月荷称呼她为表嫂。

不一会儿,又有同村的人过来,也是一个妇人。见了表嫂就喊道:“顾家娘子,你打完水就赶快过来,我还要打水呢!莫占着地方。”

画眉因此得知这位表嫂夫家姓顾,暂且称为顾表嫂吧!

顾表嫂笑着对来的妇人说道:“王大嫂,这凡事总该讲个先来后到不是?总得等我表弟媳妇打完水再说吧!”

说着,就将画眉手里的两个大木桶拿了过去。

画眉心里暗暗感激。

这种古老的井她不要说是用了,连见都没见过。正暗自发愁应该怎么往外打水呢!

只见顾表嫂熟练从井边拿起打水的小桶,然后向深深的井里放下手里的小桶,小桶上有长长的绳子吊着,等小桶在井中打起水后将绳子拉起,然后将打上来的水再倒入木桶中。

画眉看着顾表嫂的一连串动作瞠目结舌。

这么麻烦啊,而且倒出的水只占带来的大木桶的一小半,这么算来,要想把两个大木桶打满水,岂不是要反复打上好多次?

强烈思念自来水啊!

水龙头一拧,水就来了,多方便啊!

看看现在这么复杂古老原始的取水方式,画眉简直是欲哭无泪。

因为,她正在发愁以后每天的取水该怎么办……

《秦画眉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