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来自阿尔的姑娘》阿尔山的姑娘mv 罗御 来自阿尔的姑娘强受

来自阿尔的姑娘

短篇连载中

主角叫雪儿,都尽的小说是《来自阿尔的姑娘》,它的作者是赋格的艺术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安然和几个护士保安带着一群病人正要通过大桥。他们

|更新:2021-03-13 10:02:01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主角叫雪儿,都尽的小说是《来自阿尔的姑娘》,它的作者是赋格的艺术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安然和几个护士保安带着一群病人正要通过大桥。他们

《来自阿尔的姑娘》免费试读

安然和几个护士保安带着一群病人正要通过大桥。他们大部分带着自己的道具,也有一部分空着手。

“嗨。你也在这里。你的手机呢?”

“手机,丢了。”

“是故意的吧。”

“今天表演莫扎特的小夜曲。”酷爱指挥的老人手里拿着一根树枝“欢迎观赏。我最得力的助手,你的小提琴呢?”

“在这里。”旁边的老人从口袋取出口琴吹了起来。

“我已经准好了,什么时候该我上场。”大游侠仍旧带着佩剑。

“明天。”

“又是明天,这是你说的第1095个明天了。”

“你的台词第一句是什么?”

“命运呀。”

“错。”

“爱情呀。”

“错。”

大游侠有些紧张“我爱你。”

“错。你连台词都记不住。”

“明天一定滚瓜烂熟。”

“那就明天。”

“这是罪过,是罪过。”牧师自言自语道。

“你们是去干嘛?”程问道。

“劳动。看见那片空地了没。我们去翻地,下周种樱树。”

“他们?”程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是的,人都需要劳动的。除了锻炼身体,还能促进交流。”安然看着程说道。

“和这群疯子有什么好说的。等等我,老赵。”

“我们工人有力量,嗨,咱们工人有力量。”一个老人边走边唱。

“我们是去哪里?今天不上学的。”

“为什么不种苹果树呢,我想吃苹果。”

“过了今天就是明天,到了明天,明天还是明天。你还是你,我还是我。即便世界毁灭,你还是你,我还是我。”

“亲爱的小刘,你答应我的求婚了吗?”

“谁是小刘,我是老周。”

“我不喜欢种地。”

“啊啊啊,啊啊啊,呦呦呦,呜呜呜。”

“看,我的鞋子在游泳。”

“世界不是周而复始的。”

“有什么区别?无论你在哪里都不过如此而已,而已。”

“当你可以永生,那多么美妙呀。”

“看,那是我的同学。”

“我们不怎么说话,为什么要说话。难道非得说什么。我能说什么。上帝,我什么也不想说。”

“小心,炸弹,炸弹。”

“你又发疯了。”

“311,你的衬衣有个洞。”

“谁在打呼噜缩短我的视野和生命。”

“我已经70岁了,还没有人叫我爸爸。”

“我的翅膀马上就要长出来了,到时我会带你飞过所有山峰。”

“不要用你的斗鸡眼看着我,那会让我感冒的。”

“他们是哪个病房的。”

“排好队排好队。”

“你看起来有心事?”

“死亡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。”

“问题太多,答案就无关紧要。”

“我该吃药了,死神说我在不吃药他就上来了。”

“可能吧。”

“我们应该看电影的。”

“我才19岁,不想恋爱。”

“谁?”

“是命运在敲门。”

“看,他们游的好快。”

“算命的说我有贵人相助。”

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噜。”

“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。”

“你见过飞鱼吗?在天上吐泡泡的那种。”

“我要走了,拜。”安然等待大家都过了桥,对程挥挥手便小跑起来跟在队伍后面。

程看着他们走到那片空地上,一些人从保安手里领过锄头便开始翻地。指挥家安排乐手们坐好,便开始指挥起来。一些老人沿着空地转圈,保安们紧跟着其后。

“我该去哪里呢?”程继续重复这个问题。“当个病人?”他站在桥上,在身上摸索一阵。掏出耳机看了看“你自由了。”然后把耳机丢进河里。

“他还在上学,只会徒增烦恼。”一个中年男子在妻子的搀扶下站在桥边。“你也不要多嘴。”

“我们离婚吧。这样我就不会花你的钱了。”一个身穿淡蓝色连衣裙的女人哭着说道。

“不是不能花,只是别乱花。”她的丈夫站在她身边“看你买的都是什么?”

“那我就喜欢那些嘛。”女人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。

“生活是很实际的。我一个月累死累活赚那么点钱。。。”男子点着烟“冬季补助会多些。加班的时候也多。那时就好了。好了,别哭了。让人笑话。”

“那你还怪我吗?”女人开始擦眼泪。

“那你还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吗?”

女人又哭起来。

“你把什么扔了?”安然突然站在程的身旁。

“奥。耳机。”

“以后不听歌了吗?”

“想听的时候再说吧。你怎么回来了?”

“我要回去列清单。”安然看了看程“穿大衣不热吗?”

“还好。”

“未老先衰。”安然笑了起来。“我回去了。”

“嗯。”程本想说再见。

“我说不上大学不上大学,你非要上。”慧心背着鼓鼓的书包出现在桥头。“上课要点名,开学要交实践报告。大学有什么好的。”

“那你别上。”慧妤跟在慧心身后。

“那我不是得照顾你这个妹妹嘛。”慧心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。

“欠收拾了是吗?”慧妤一直比较严肃。

“你每天揍我三四遍就不厌倦吗?凭什么只欺负我?就因为我是有钱人家的女儿吗?”

“好了,还闹。”雨蝶像是带着两个孩子的母亲。“快点,要发车了。”

“这不是那谁嘛。”慧心看见程就像孩童看见喜欢的玩具般跑了过去,“三年还是五年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三年还是五年?”

“三年吧。”

“这里还是那里。”

“这里吧。”程根本不知道她在问什么,慧心却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嗨。”雨蝶走了过来“别理她,她就爱胡闹。”

程觉得雨蝶不那么难受了。

“走吗?”司机从驾驶室探出头。

“马上。”雨蝶回答道。“你不走吗?”

“我。。。还不。”

“那。。。再见了。”

程发现慧心盯着自己,又想不出哪里做错了。

“还不说再见。”

“再见。”

“嗯。”慧心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三人急忙登上车,司机打着火,车子缓缓动了起来。

“再见了。”雨蝶从窗户伸出脑袋喊道。

“再见。”程挥挥手顿觉伤心,他本可以再陪她们一程,可他选择了下一趟班车。

回去的车上,跳河的男子坐在了程前面。同排的老法官和另一名男子坐着。

大部分游客已经疲惫困乏,背靠座椅闭目养神。

“你是今天出狱的。”老法官悄声问身边的男子。

“昨天。”那名男子似乎不愿多说话。

“我没有。。。杀人。”T咬着嘴唇说道“相信我。我没有必要骗您的。”T流下了眼泪。

“我相信你。完全相信你。”

“真的?你真的相信我?”

“是的,你说有人偷偷资助你的孩子,那个人才是凶手,他就是柜子里的人。”

“谢谢你。我没有杀人,我没有杀人。”突然T大喊道“我没有杀人。”

乘客们都被吓了一跳。

“我们在对台词,没事的。”老法官慌忙解释道。

乘客们这才恢复平静。

“你可以上诉,假如证据确凿,可以获得一定数额的补偿。”

“补偿?我在监狱里渡过了30年,从20岁到50岁。人生最重要最美好的年纪,我不要补偿。您是法官,您说我不是杀人犯,这就够了。”T仍激动得不能自已。

“要不是你主动打招呼,我都认不出你了。你刚才准备做什么?”老法官突然问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,以前那里有我家的苹果园,我想来看看,但它没有了。”

“法律不会让好人受委屈的。我也是如此。这件事交给我来办吧。”

“真的吗?”T不敢相信。“可是。。。我有所隐瞒。”

“隐瞒?”老法官大吃一惊。“隐瞒什么?”

“那个陌生男子K曾向我打听N的住处。”T不敢抬头“那时将近下午。我以为。。。他们会出去。”

老法官倒吸一口凉气。“还有吗?”

“没有了。”T这才缓缓抬起头。

“只要人不是你杀的,就行了。”老法官顿时有些低落。

这时,车上响起了《月亮之上》。程前面的男子犹豫片刻接起了电话。

“喂。”男子的声音低沉无力。

“你刚才干嘛去了?妈妈快不行了。赶紧回来。在县医院。快。”

男子本想说什么,但对方已经挂了电话。

程这才觉得原来自己属于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,而前面的男子正好相反。他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,还得挺直身子扛起一切。男子拿起手机缓缓拨号,

“喂。女儿。”

“爸爸。”电话里传来动听的声音。

男子笑了起来,“最近学习紧张吗?”

程无法理解他为何还能笑出来,是故作坚强还是发自内心的笑,程没有答案。在他的世界里,后代这个概念是空白的。

“稍微有点。”

“身体是革命的本钱。知道吗?要吃好点。至少落个好身体。”男子的语气轻快许多。

“看你说的,我都快95斤了。再胖就要减肥了。”

“减什么肥,瘦不拉几的像什么样。你看你妈就胖胖的,多好的。”

“都新社会了,我要上自习去了。不和你聊了。”

“女儿。”男子急忙说道。

“怎么了?爸爸。”

“没什么。爸爸爱你。”

“你还好吗?爸爸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也爱你,爸爸。”

男子挂掉电话时已泪流满面。

黄昏的余晖给大地铺上了金色毛毯,随着车子缓缓离开爬上山顶,迷人的风景也消失了。取而代之的是现实类的

《来自阿尔的姑娘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