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行走的神明》有关乌鸦的神明 第三十九章 当年情(下) 行走的神明BG文

《行走的神明》有关乌鸦的神明 第三十九章 当年情(下) 行走的神明BG文

发布时间:2020-03-16 18:05:13编辑:百小白来源:阅文集团小说作者:东海黄小邪 状态:已完结

完结小说《行走的神明》是东海黄小邪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素儿,白素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查老先生写的好:风陵渡口初相遇,一见杨过误终身。 一千多年前的那场风与雪,从此萦绕于白玉珏翎神魂之中再也挥不散了。 墨色斗蓬内,

>>>《行走的神明》在线阅读<<<

《行走的神明免费试读


查老先生写的好:风陵渡口初相遇,一见杨过误终身。

一千多年前的那场风与雪,从此萦绕于白玉珏翎神魂之中再也挥不散了。

墨色斗蓬内,扶苏一袭白衣胜雪,手中提着一只用麻绳拴系的褐色坛子,穿过圆门步入院中,声音清朗且温和“苏兄,暮风可是来迟了!”

“来的恰时,东县那老羊倌昨日里提来的羊腿正烤着。暮风兄这是还带了美酒来呀,甚好甚好!”苏子瞻热情地迎了上去,一把接过坛子,亲热地揽着他的肩走到愣在雪中的白与珏翎身旁。

“珏翎贤弟,这是兄长与你多次提过的挚友,赵暮风。”对于苏子瞻这样知古博学的才子,扶苏这一稀少且独特的名字必然会引发一场不必要的解释。

所以,宋朝时的扶苏为自己取了个名字——赵暮风。赵是扶苏的姓,也是当时皇家的姓。加上扶苏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,苏子瞻还难得地好奇问过一次,扶苏笑答只是凑巧而已自己并非宋家皇裔。此乃前话。

“暮风,这位是我新近结交的白与珏翎小兄弟,甚是纯真有趣。”

白与珏翎拱手致意,扶苏浅浅一笑,对女扮男装的白与珏翎轻施了一个见面礼。

雪仍在下着,苏宅后院支起一顶不大的篷子。篷底下搁着三尺长的架子正烤着羊腿,炉子上温着热酒。外头白雪漫天纷飞,三人围炉而坐竟是没有一丝寒意。

那是白与珏翎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天,也是她说话最少的一天。

听着苏轼与扶苏谈天说地、论道议事,从风花雪月到人文景致,博古论今、天南海北地聊。而她就只安静听着,傻傻地跟着笑。

她觉得这是她一生中见到过最好看的人,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神仙,那应该就是长这样吧!

之后,三人时常结伴出游,观山赏水、走街过巷,两年时光转眼过。在这两年中,白与珏翎与赵暮风从刚开始的白与弟、赵兄变成了珏翎、暮风哥,从生涩相识到快意相知。

期间,逢上凤翔府大旱,苏子瞻急于引浚灌耕,求雨不得、心灼如焚。

珏翎与扶苏不约而同,在同一天引云积雨解百姓生计,同时也为帮助他们的苏兄。凤翔府大旱许久后突然一天内连番降雨,人们跪地谢天恩并建造了喜雨亭。

也因此,二人借天赐之机互相坦诚了身份。

白与珏翎没想到扶苏竟然就是父辈曾提说过的帝柏公子,内心欣喜若狂;扶苏倒是一早就知道珏翎贤弟乃秘族人,只不过万万没想到看上去英朗飒气的‘他’,原来是个她!。

四年人世时光匆匆,苏子瞻离开凤翔的时候,两人道别了这位好兄长,珏翎邀请扶苏前往飞羽洛溪一游。

时至今日,白与珏翎仍在为自己当年的轻率懊悔不己!

如果当初不那么急于表达心意,如果当时不逼他留下来陪伴自己,如果仍旧以朋友相处,如果不回飞羽洛溪陪他游遍人世...如果...

没有如果。只有结果!

在飞羽洛溪的数月里,白与珏翎带着扶苏看遍了秘境内的大小河川、山谷密林,见到了各种他从未见过的神奇生物。他们常常在傍晚夕阳落下时,飞到半空中看晚霞像胭脂一般涂红彼此的脸颊;在深夜里,浮身在秘境中最隐秘的解语川,和遨游穿梭于林中、浑身发光长得像鱼一般的巫呜玩耍...

美好的日子都如白驹过隙,而难捱的时间则度日如年。

只是当时的她还没有这样的体会。她以为美好的会就此一直美好下去。

某一个傍晚,珏翎在布满鲜花的小山谷中对他说“扶苏,你别走了,以后飞羽洛溪就是你的家,我白与珏翎要嫁你为妻”。

她满脸通红,兴奋、激动还带着一丝傲然的羞怯。是啊,她可是秘境未来的守境使!

但可惜的是,一切都只是她以为,所以也就迎来两人的结果。

扶苏婉言拒绝后执意离开秘境,而她则封闭了秘境之门。单纯的她一意认为扶苏只是暂时没有接受自己,只要时间久了一定可以留住他。

自那天之后,扶苏花了一百多天时间寻遍飞羽洛溪每个角落,最终在一条不起眼的小溪流中找到一处‘墟空’。

两个空间相叠后产生的扭曲力量会产生一条裂缝,透过这个裂缝就可以进入秘境之中。为避免其它生灵闯进秘境,最初一任守境使便将这裂缝用灵力封锁于一个小结界里,称之为‘墟空’。普通灵力自然是无法穿过这结界的,但扶苏可以。

最终的结果就是,扶苏忍着穿过‘墟空’时的剐痛,离开了飞羽洛溪,也离开了白与珏翎!

秘境守境使自掌境那日开始便不能离开秘境一步,否则就有可能会导致秘境崩坏,被空间交错的力量撕裂成碎片。虽然这只是个传说,但族规严谨的幻灵族老们是不可能放任珏翎妄为的。而珏翎自己虽内心挣扎,也不敢以整个飞羽洛溪为代价,去追寻那个逃离她的男人。

之后的白与珏翎就这样在等待的希翼与失望的落寞中活着。

她以为他很快就会回到自己身边的。但是,等了第一个一百年,第二个、第三个,等得生命变成了日复一日无趣的等待,那个等的人始终都没再出现过。

九百多年过去了,她细数着自己命树上的轮纹,心中仍不肯放弃那个不可能的可能。

元慎说:你别等了,他不会再回来了…

丹说:别为了那么一个男人连尊严都不要了…

她想要忘了他,却发现根本做不到,每个午夜梦迴都是那天的风雪,那个一身墨色的男人。

终于有一天,珏翎的命树燃起了熊烈火光。

幻灵族每个人都有一颗属于自己、共享寿长的命树,一亡则俱亡!

她不想活了!活着太累,思念太苦,别无它法,唯此一途。

丹和元慎急急奔去扑灭了大火,尔后的几百年间,这夫妇二人就像消防队员,三不五时去扑火。

曾经骄傲又无邪的珏翎就这样给毁了,作为陪伴珏翎长大的兄长、姐妹兼挚友,丹和元慎是又气又恨。气珏翎不争气,恨那个名叫扶苏的家伙太无情。

直到,白与飞成年后抽中了一根倒霉催的签。作为幻灵族人间游历使,每次回秘境带来关于世间的消息,珏翎总是认真听着。听到有趣的事情也会笑,只是笑完之然更觉颓然。她感觉自己的心快要成为一座废墟了!

前不久,白与飞回境‘述职’说遇到了那个威严的帝柏公子时,珏翎的心就又再次鲜活了起来。

不管元慎和丹怎么劝,她都听不进去,坚持认为他会在不久后的某一天回来的。

女人的第六感啊,不讲理的精准!

此时此刻,白与珏翎看着眼前的扶苏,不可置信却又深信不疑。

这似乎很矛盾,但如果你曾等待一个求而不得的人许久,就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。

当那人真的出现时,小心翼翼的害怕那只是一个幻象,害怕那人会随着一阵清风,一个转身或者一个眨眼,便消失无踪。但又是那样坚信,从心底里升出一种笃定的力量,这一定是真的,他是真真实实在自己身边的。

九百年的等待,等回了当年的故人。

飞羽洛溪的天空飘着细雨如丝,她流着泪笑了。

九百年来第一次真正开心的笑。

你曾说我笑颜似天边云霞,所以,就算流着泪,我也要笑给你看!

行走的神明

行走的神明

作者:东海黄小邪类型:奇幻状态:连载中

完结小说《行走的神明》是东海黄小邪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素儿,白素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查老先生写的好:风陵渡口初相遇,一见杨过误终身。 一千多年前的那场风与雪,从此萦绕于白玉珏翎神魂之中再也挥不散了。 墨色斗蓬内,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