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劫个夫君来洞房:抢婚王妃》七个夫君闹洞房下载 第33章:皇上发怒 劫个夫君来洞房:抢婚王妃女王

《劫个夫君来洞房:抢婚王妃》七个夫君闹洞房下载 第33章:皇上发怒 劫个夫君来洞房:抢婚王妃女王

发布时间:2020-06-29 00:08:31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一碟晓菜 状态:已完结

一碟晓菜新书《劫个夫君来洞房:抢婚王妃》由一碟晓菜所编写的架空风格的小说,主角容宣,回座吧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此言一出,四下皆惊,目光纷纷投向孟茴。她尚未嫁,又是异国公主,归宿的好坏根本无所谓。 见大伙都看着自己,孟茴也是吓到了。她看了看

>>>《劫个夫君来洞房:抢婚王妃》在线阅读<<<

《劫个夫君来洞房:抢婚王妃免费试读


此言一出,四下皆惊,目光纷纷投向孟茴。她尚未嫁,又是异国公主,归宿的好坏根本无所谓。

见大伙都看着自己,孟茴也是吓到了。她看了看钟愈,又看了看皇上,他那份凝重,那份欲言又止的样子,难道不是吧,她怎么这么衰,死太子刚避开,就来了个残将军,她也不是瞧不起人家,只是、只是好端端的姑娘谁愿意嫁个废人啊!

虽然她在赵国名声不好,可是,她好歹是一国公主,嫁过来可是冲着皇子的,不是他燕国皇帝可以随便打发的。

孟茴如斯想着,正准备起身拒绝,然而,皇上先行开口说,“朕的公主中,就属蓝心公主和你年龄最相匹配,两人性子也都内敛文静,是合适不过了。今就为你二人赐婚了,婚期让礼部再择个黄道吉日。”

“父皇,不可!”

皇上话音刚落,对面的霍承胤就站了起来,刚才还事不关己的他,一听是蓝心公主就义愤填膺起来。

孟茴好奇,谁是蓝心公主啊?

然而现在她可没心思去好奇,只见他父子吵起来了,皇上愤怒的说,“你凭什么说不可,给朕坐下!”

“父皇要犒赏钟将军有很多种方法,金银珠宝、权势爵位,什么都可以,为什么偏偏要是蓝心公主,天底下美女如云,难道除了女儿就不能表现您的体恤之情吗?”霍承胤据理力争。

皇上恼羞成怒,“你放肆!”

“放不放肆儿臣都要说,您身为父亲为什么不能给她荣华,却一直给她不幸,您……”

“住口!”皇上脸色剧变,这个儿子从不敢这样放肆,今天居然当着满朝文武如此胡言乱语,皇上气得不轻,骂道,“朕的事哪容得你指手画脚,你不过是个罪婢的儿子,骨子里流着逆贼的血,让你站在这儿都嫌污了地,还敢胡作非为,给朕滚出去!”

“父皇……”

“别再叫朕父皇,朕没有你这样的儿子!”皇上脸红脖子粗,那怒气冲冲的样子,很是吓人。

四周一阵死寂,唯见霍家两父子站在大殿之上,针锋相对,互不退让。

孟茴真想替霍承胤拍手叫绝,本来就是,这是什么父亲啊,居然把自己女儿往火坑里送。

如此想着,却不得不提自己的父皇,她多么希望,当初也有这么一个人站出来为自己说话。可惜,没有,一个都没有。他们想的,都是怎么将她赶走,怎么让她立于最难堪的位置。

殿上无人说话,气氛降到了冰点,却是波涛暗涌。

忽而,有人起身了,孟茴侧目,竟是身边的蓝衣女子。

莫名的,她心里一抖,蓝衣……蓝心……不会这么巧吧!

只见那女子走向殿中,跪地道,“还请父皇息怒,承胤并无意惹怒父皇,更没有不敬,他只是为我担忧。其实也没什么好担忧的,蓝心久闻钟愈将军大名,很是仰慕。他是燕国的英雄,是男儿中的佼佼者,能嫁给这样的人是女儿的福气!”

皇上微愣,“你真这么想?”

“姐!”霍承胤急了,蓝心回头看了他一眼,微微摇头示意他别胡来,随即恭敬的答皇上的话,“蓝心心甘情愿,叩谢皇恩。”

皇上气也消了,很高兴,“好好,那就这么定了。”

随后,众人纷纷祝贺,不管真心还是假意,蓝心都笑着接受。

而钟愈仿若在梦里,看着那莞尔大方的公主,从来没有想到,那会是自己的妻子!

几日后,皇宫再办喜事,蓝心公主出嫁。

来到燕国,可以说是喜事连连,孟茴一下子连见几场婚礼,可是唯一蓝心的让她心里不知是个啥滋味。

很明显,蓝心并不爱钟愈,她那天那样说,无非是想保存霍承胤,让皇上消气。生为不受宠的公主,她根本就别无选择。

虽然怀柔也很凄凉,但她毕竟是主动请缨,且坚定不移的。而蓝心却是无奈无助的,这种感觉,孟茴真的深有体会。

她们这些皇宫里的公主,在外人眼里或许是尊贵无比,可是,这背后的利用和牺牲,却无人知晓。

若钟愈未残,或许他和蓝心公主真可谓郎才女貌,然而世间并没有这么多完美。

在人们的祝福声中,他们完婚了。

是夜,月明星稀,皇宫的庆祝活动依旧持续。

孟茴心情抑郁,就连喜酒也分外的苦。故而,喝到一半,她借故溜了出来。

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,微风拂面,带来阵阵花香,让她的心情这才好了一些。

前方有一莲池,黑夜里看不到尽头,只依稀瞧见打了花苞,尖尖红红的,煞是可爱。

忽而想起小时候和容宣在行宫采莲的情景,一时童心未泯,孟茴提着裙子就走了过去。然而,待走近时,才借着宫灯微弱的光线发现,河边竟坐着一个人。

她心里一惊,脱口而出,“谁在那儿?”

对方没有回答,而是自顾的喝着酒。

孟茴探头望去,只见那侧脸俊美却写满惆怅,有些熟悉但仍不太确定的问,“是二皇子吗?”

“走开,别烦我!”

他烦躁的将手中瓶子往后一甩,正滚到孟茴脚下。那不耐烦的语气和无礼的举动,不是霍承胤又能是谁?

“你疯呢,差点砸到我!”孟茴也没个好气,本来还同情他一个人喝闷酒,这会儿看来是多余了。

她拿着酒瓶走过去,问,“都在大殿喝酒,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喝?”

“这与你有关吗?”

他不咸不淡的一句反问,着实将孟茴问住,她一时语塞,气得直瞪着他。

霍承胤也不理会,一口接一口的喝着酒,那失魂落魄的样子,哪里还是孟茴在赵国所见?

关于霍承胤,孟茴只知道他是皇二子,有个双胞胎姐姐,闺名蓝心。而他们的生母是曾经荣极一时的姜妃,出身也算高贵。

既然如此,为什么那天皇上还称其是罪婢?

孟茴不明白,也问过宫女,却都支支吾吾的不肯多说。越是如此,她越是好奇。

照理说姜妃盛宠在握,且孕育了一双儿女,不该是今日这番模样啊。从大殿的事情来看,蓝心姐弟并不得皇上器重,反而是任意责骂和牺牲的对象。

“怎么还不走?!”

霍承胤突然扭头问,一脸烦躁的样子,孟茴抬杠道,“我为什么要走?我是来赏花的,你喝你的酒,我们互不相干!”

“还真是哪哪都有你!”霍承胤拿她没办法,只得随她去,继续喝自己的酒。心底仿若压了块大石头,喘不过气来,只能用酒一遍一遍的麻痹自己。

可是,却怎么都醉不了。

他多想,多想大醉一场,然后……永远别再醒。

孟茴坐在霍承胤身边,丝毫没有女儿家的矜持,她往前倾努力去够不远处的一朵莲花。可是,手太短,搞了半天就是摘不到。

她沮丧、叹气,不一会儿又重整旗鼓,只是结果,依旧是失败。

周而复始不知多少次了,霍承胤看不下去了,麻利的掐断眼前的一根荷叶管,利用它很快就捞到莲花且摘了下来。

他没好气的扔给孟茴,“笨死!”

“谁要你多事,我自己会摘!”她不领情。

霍承胤气不打一处来,“诶,我说,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人,又笨又不听话,这谁敢要啊!”

“又不用你要,要你管啊!”

霍承胤悻悻的说,“要我要,我也不要。”

孟茴又羞又恼,说不过霍承胤,气鼓鼓的拿起莲花苞砸了他一下,几分娇嗔道,“你让我一下不行嘛,再这样说我,我真嫁给你啊,反正你父皇说了随我的便!”

“若真随你的便,怎么不如你随便嫁给荣王?”

“你又挖苦我!”

“我只是告诉你,这皇宫就没有随便的事。说是让你随便,其实你早就没得选择。”

孟茴不知何意,追问着霍承胤却并不说,他又喝起了闷酒,许久才喃喃自语,“这一次是姐姐,下一次就是我。”

黑夜里,他的声音沙哑而低沉,有股难言的酸楚。

孟茴没有针锋相对,只是默默抱膝坐在他身侧,看他将双脚泡在冰冷的河里,他说,这份冰冷可以让他麻痹。

夜里,连空气都是凉的,更何况这被莲叶遮住不见太阳的水呢。孟茴用手掬起一点,仿若冰一样凉。

她忽而想起那一日在赵国,霍承胤说“同是天涯沦落人”。

那时候,她并不知何意,今天却了解得彻底。

他们同是皇室的儿女,却从来都不能自主;渴望亲情,却一直只是奢念。

“天黑了!”

霍承胤突然如是说,孟茴抬起头,夜已深,宫灯逐渐被熄掉,四周确实黑乎乎的。

“黑了也好,显得安静,皇宫很少有这样的时候。”孟茴很享受,来燕国这么久,整日不是浑噩就是躁动,从没有这样清静安宁过。

可是霍承胤似乎不自在,他说,“你不是提灯笼来的么,点上。”

“不会吧,你怕黑?”

孟茴嬉笑着,却见霍承胤眉宇深皱,似想起了什么痛苦的事,不禁有些好奇。

然而,还没开口,就被对方提前洞悉,警告道,“不该你问的事别乱问,在这宫里,好奇心可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

孟茴悻悻然,只得老实的闭嘴,点上灯笼。

霍承胤真是喜怒无常,也难怪皇上不喜欢他,就连孟茴初和他打交道,都觉得他不好相处。

不过听人说,在燕国最不受宠的皇子就属霍承胤。

传言中,他貌胜潘安,却不学无术,整日流连风花雪月之地。而这些,并不是皇上厌恶他的理由,除却他母家的没落,他真真令皇上不悦的是他不习武!

在尚武轻文的燕国,他身为皇子居然手无缚鸡之力,剑术刀技一样都习不会。皇上请过不少武将教习,奈何他资质平庸,难成大器。

若在寻常百姓家他喜舞文弄墨也没事,偏偏是

劫个夫君来洞房:抢婚王妃

劫个夫君来洞房:抢婚王妃

作者:一碟晓菜类型:架空状态:已完结

一碟晓菜新书《劫个夫君来洞房:抢婚王妃》由一碟晓菜所编写的架空风格的小说,主角容宣,回座吧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此言一出,四下皆惊,目光纷纷投向孟茴。她尚未嫁,又是异国公主,归宿的好坏根本无所谓。 见大伙都看着自己,孟茴也是吓到了。她看了看

小说详情